400-557-3299

18756992253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广东省肇庆中兴路23号
联系方式:400-557-3299
公司传真:020-59899961
手机:18756992253

消费者被迫选择代购奶粉以保证质量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9/04/28 02:25 浏览:

  9月28日,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,所有人全部开箱排队等待过机审查,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有一班航班查出了100多个代购,排队等待交税。

  代购一词产生于中国,在西方国家没有这种说法的。可以说是中国人发明出来的,席卷全球的赚钱手段。

  代购具体的诞生时间其实很难考究,它也许是诞生于你第一次拜托你亲戚从香港给你带药油,也许是诞生于你第一次叫你在澳洲读书的小侄子给你儿子带奶粉。

  它的催生时期在2008年,三聚氰胺事件导致国内人心惶惶,家长们都想尽办法给自己小孩买境外奶粉,这一个被动的需求,促使了代购的大规模产生,它不再是过去的“拜托”,而是变成一项正儿八经的金钱交易,按比例收费。有的人已经从简单的“带罐奶粉”做成了外贸公司,有了自己的大仓库、淘宝店以及遍布全球的买手等。

  再后来,伴随着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和国内生产力落后的矛盾,代购的发展进入了一个井喷时期。

  微信的出现,朋友圈的到来,让代购变得更加没有门槛。这个门槛低到可以说是没节操,相信不少人都能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看到类似“下周去日本,有需要帮忙带东西的朋友可以小窗我哦”,而这里的“帮忙”,没有人会傻到以为真的是免费,收取一部分代购费用已经是整个社会都懂的道理。

  这一个时代,可以称为代购的“散户时代”,只要你人在境外或者能通过某些办法帮客户买到境外的产品,你就可以成为一名代购。

  2014年,淘宝成立“天猫国际”,标志着官方平台正式跟民间代购杠起来。之后,跨境电商平台如雨后春笋般诞生,比如我们熟悉的小红书、网易考拉、京东全球购、亚马逊海外购等。

  但是这些跨境电商平台,它不像代购那样子游走在灰色地带,它的销售属于拿牌干事,还需要给国家交税,所以相比于代购,它们只有品质优势,但是没有价格优势。而便宜划算,一直都是吸引中国消费者选择的一点。

  下图是来自法国的护肤品牌娇兰的一款产品,名字叫复原蜜,本来这个牌子一直都不太受国人喜欢,但是近年换了当红炸子鸡小鲜肉杨洋做代言之后,突然就火起来了,这款产品50ML官方售价是1120人民币,这个价格无论是天猫店还是其它正经的电商平台都是一样的。

  下图,是淘宝上的私人代购平台售价,韩代、俄罗斯代,同样是50ML,价格只需要官方售价的一半,并且店家发誓保证正品。你说,这个时候的你会选择买那个?相差一半的价格,可不是随便一个消费者都能经受住考验的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跨境电商平台能给你的是品质,代购能给你的是实惠,它俩在竞争中属于各有优势,势均力敌,这使得即使跨境电商发展得再猛,种类再丰富,也无法彻底消灭代购这个行业。

  前面说代购不死,其实只是时间的问题。从某个程度上来讲,代购是政策漏洞的产物,长年游走在没有关税的灰色边缘,也没有质量保证,注定它是一个必须要被消灭的业态。

  以前在国外网站海淘商品是十分麻烦的,比如需要注册paypal或者需要有信用卡,而且通关时间漫长。如今支付手段普及,大部分国外网站都已经配备支付宝支付端,而且物流方便,一般你在结账的时候就已经把税费自动给你算上了,自动清关,你要是收到货物之后不满意还可以退回去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是有大部分消费者会选择个人代购,原因是什么,说白了就图便宜,为什么便宜?因为没有关税。

  我只能说,享受着政策漏洞的产物是必须要被消灭的。不然,老大哥心里也不爽,ta怎么会纵容你为所欲为呢?

  另一方面,代购是一个零门槛的东西,什么人都能进,这样杂乱无章的行业,注定是一个家伙满天飞的地儿。

  我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做过一份很轻松的兼职,就是去商场给对方拍各种鞋子的照片,而且只拍运动鞋,拍2个小时,几百块轻松到手。起初对方跟我说,拍完照片之后要是客户喜欢,就会找我去代购。

  因为当时学校就在伦敦,去商场也方便,就时不时会接他这份兼职。这样来回两三次之后,我发现他从来都没有叫我帮他代购过,只是一直让我帮他拍照。后来恍然大悟,他估计是那种在朋友圈假装自己是一个海外代购,假装自己从国外代购运动鞋,其实寄给你的只是莆田货,以假乱真。所以,找代购买鞋子的,尤其是运动鞋,估计90%都是来自莆田。

  代购里面龙蛇混杂,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假的,什么是真的。发毒誓的代购不少,以恶劣态度示人标榜自己是个卖真货的代购更不少(江湖传闻,态度越好的代购一般都卖假货)。

  随着人们对生活的日益追求,购买进口商品只会增加不会减少,预计到2021年,中国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规模会去到3555.9亿人民币。

  当一个市场有一定的需求之后,就容易乱。比如国内的婴幼儿奶粉市场,最开始的大头娃娃奶粉事件再到后来的三聚氰胺事件,使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心掉到谷底,即使时间过了很久,还是没法使消费者认可国内的奶粉市场。这个时候,国家就必须有强劲的政策去解决问题,比如2016年8月实施的奶粉注册制,把四分之三的奶粉品牌以及系列清理出局,彻底洗牌,增强消费者的信心。

  同样,海淘市场也是一样,虽然提供了靠谱的跨境电商平台,但是个人代购还是属于灰色游走的范围,使不少消费者容易踩到假货的雷。

  2018年8月29日,国家出台新的“电子商务法”,江湖简称“代购法”,因为这一次是主要针对代购的。

  不要以为自己平时在朋友圈打打广告就没事,从现在开始多了一个专业名词“电子商务经营者”。根据电商法的规定,简单地解释就是淘宝、京东等电商平台上的代购、微信朋友圈里面的微商,还有直播平台(洋码头)上卖东西的博主,都属于电子商务经营者。

  并且,今后,这些电子商务经营者都需要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。办完工商主体登记,意味着要缴税。但凡你的产品进出国内外,都意味着要缴税。缴税的同时,也意味着代购要是卖的是正品的话,那她的利润就没有那么大了,她必须把价格调高,如此一来,就没有从前划算,在这样的情况下,应该就很难跟跨境电商竞争了。

  对于跨境电商平台,比如淘宝全球购这种,也承担着连带责任,假如有人在平台上售卖假货,平台也逃不开责任。

  这个“代购法”对于个人代购而言是致命一击,但是对于跨境电商平台以及消费者来说,无疑是一件好事,起码对质量有保证。

  与代购息息相关的股票要说一下港股市场上的H&H国际(,以前叫合生元,后来改名字叫健合国际,为了方便记忆,我们一般都简称它哈哈国际。

  目前哈哈国际的主营业务分为婴幼儿以及成年业务,婴幼儿主要是卖奶粉,成为业务主要就是指Swisse。

  截至2018年H1业绩显示,Swisse的收入占比已经去到39.3%,依然是一个举重若轻的业务。

  截至2017年6月30日,swisse在中国线上及线下的主动销售占成人营养护理用品的24.4%,而2018年Q1的数据去到32.7%,据统计,Swisse有一半以上销售给中国消费者。也就是说,Swisse在中国市场的流通,除了通过自己本身的官方旗舰店以及少量的线下零售之外,大部分是通过代购流通到中国市场的。

  有数据统计,澳洲走华人群体约100万人,其中至少有5%从事代购行业,其中大部分是在在校学生,他们从超市、药店等门店采购大量热销产品寄回中国,而Swisse基本是每个澳洲代购都会销售的产品。

  所以,2019年1月1日,新的电子商务法开始正式实施,相信对Swisse的代购会有一定的打击,可能会影响到Swisse产品的流通,如今在淘宝平台上销售Swissec产品的淘宝店也不少。

  代购是中国市场特殊时期的一个特殊产物,它催生于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,消费者被迫选择代购奶粉以保证质量。

  伴随着人们日益增长的时尚文化需求和国内落后的生产力矛盾,代购进入了一个井喷期。

  从它诞生以及发展的背景来看,就注定它是一个要被消灭的产物。它享受着政策的漏洞,游走在没有关税的灰色地带,长期而言,老大哥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业态存在的,短期而言,老大哥也确实有点囊中羞涩。

  从某个程度来讲,代购的死直接给老大哥口袋充值,间接洗牌了整个海淘行业,使得大家的成本都处在一个水平线上,有利于公平竞争以及保证一个健康的境外购物环境,也可谓死得其所。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